桥山神林的麒麟阿姨

一大早在厨房里,穿着米色围裙的麒麟阿姨正用大木勺缓缓地搅着一锅热腾腾的五谷杂粮粥。她的姿态是那么的从容不迫,甚至犹如在翩翩起舞。她端起小勺子品尝刚煮好的粥。她觉得粥煮得恰到好处时,嘴角边便露出一丝笑意。

麒麟阿姨是神兽。她有马的俊俏,也有鹿的秀气。她的长脸双边各长着一条长长的银须。她就住在桥山神林里一间美丽的木屋里。木屋外有一座小亭子。小亭子边有一块小池塘。小池塘边就是一条长长的小石路。沿着小石路走,便可走出神林。

就在这时候,明月和保皮来到了厨房门口。

麒麟阿姨抬头瞧明月和保皮一眼,微笑地说:“正好。”

麒麟阿姨把一碗粥端到明月的桌前,再把一小碗粥端到保皮的小桌前。各碗粥旁摆放一杯热茶和一碟蓝莓。粥里还撒上黄花瓣。接着,麒麟阿姨从她背后拿起一张小木凳子。

“保皮,你就坐在凳子上用膳吧。”

保皮兴奋地从明月的右肩跳到小木凳子上。明月和保皮看着眼前丰盛的早餐、耐心地等着麒麟阿姨发话。

终于,麒麟阿姨说了神圣的两个字:“吃吧。” 

明月和保皮即刻大口大口地用餐。麒麟阿姨就跪坐在他们用餐的对面,静静地喝一杯热茶。

明月意识到麒麟阿姨想说些什么,便咽下嘴里的茶水,静静地等麒麟阿姨说话。

麒麟阿姨小心翼翼地问:“宫里发生什么事竟让你服下凤火明珠?”

明月犹豫许久。

麒麟阿姨轻声细语地对明月说:“说吧,你在这里很安全。你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不知为何麒麟阿姨的几句话直接打入明月的心房。明月的眼眶瞬间渗出泪水。她尴尬地转身背朝麒麟阿姨,抬头强忍着不让泪水滑落出来。犹如渗满的两块小池塘,任何不留心的小波动会让泪水滑落下来。

保皮看明月挣扎得无法出声便说:“麒麟阿姨,这事要从上个月在北京城的大爆炸说起。”

大爆炸。这三个字把明月带回当天大爆炸的场景。都是尸体,都是废墟。有黑烟味,也有人体的腐朽味。她想呕吐。

保皮继续说:“大爆炸发生后的隔天晚上,顺太妃命明月服下凤火明珠,然后也把我给带上一起逃出宫。我们是来保护明月公主的!”

这时,明月突然转身看着麒麟阿姨。她激动地说:“为什么母妃要我一人出宫?还要我去找外爷一起离开大明呢?”

保皮说:“我们还没逃出宫就被魏太监的手下发现了。要不是麒麟阿姨及时相助,我们早就死定了!”

明月颤抖地说:“母妃,母妃被…”

麒麟阿姨看着明月,说:“你要好好为顺太妃活着。”

*

深夜里,在噩梦里挣扎的明月开始哭泣。在一旁的保皮着急地看着明月。

步伐快捷且灵敏的麒麟阿姨走进房间。她用右手点了明月的血脉后,便把明月扶到她身上,喂她喝一碗汤药。她接着对保皮说:“这会舒缓她的神经。她身体里的凤火明珠会加剧她的情绪波动。再加上火龙符,更是难受不堪。短期内,甚至会缭乱她的心智,得时刻注意和调理。”

保皮心痛地看着明月。可至少,喝了汤药后的明月,情绪总算平息下来。

*

那天黄昏,明月在亭子发呆。她一会儿看着自己抬到空中的双脚,一会儿看着天空。今晚,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多少颗星星,只有深深的夜色陪伴着她。在屋里的麒麟阿姨看见了明月,便走向亭子去。

明月看着麒麟阿姨说:“保皮把昨晚的事告诉我。谢谢你。”

接着,她犹豫了一会儿便问:“麒麟阿姨,当时母妃是不是疯了?她会不会被那大爆炸给震疯了?”

“顺太妃可清醒得很,甚至比一般人更清醒。”

“这大爆炸为什么会发生呢?”

“顺太妃看到的是更长远的事。”

明月的头仍低着不起。她什么也不明白。

“顺太妃给了你她得不到的东西。”

“麒麟阿姨,你就让我跟你一起住好吗?我就留在神林里,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虽然你服了明珠,你还是人,你也不属于神林。保皮更不属于这里。你和保皮若留在神林会逐渐失去理智。”

明月失望地低着头。

麒麟阿姨耐心地说:“去找外爷吧,然后离开大明。我会带你找外爷,不用害怕。”

明月垂头丧气地说:“你也要我离开大明。”

麒麟阿姨轻轻地抚摸明月的头。她说:“你是一个坚强、自信和美丽的孩子。以往在宫里发生的事已经过去了。好好往前看。相信麒麟阿姨,也相信自己。时间不早了,我先进屋休息。”

明月看着麒麟阿姨走进木屋。她的背影消失后,明月便低头看着双脚,再仰头看着黑夜。明月脑里一堆思绪,心里一堆问题。她所尊敬的麒麟阿姨竟然说她‘坚强、自信和美丽’。麒麟阿姨的赞美让明月开心一会儿。可很快的,当她静静地看着在天空独处的皎洁弯月,她心里再次涌现出从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和无助感。

/第四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