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

在河边矗立的明月双眼下垂。天空和水里的满月在她脸颊打上一丝丝微微的银光。她耳边的头发轻轻地滑落。时不时,她会想起当晚在紫禁城所发生的事。她已经离开紫禁城有一个多月了。明月抬起双手,同时间翻看它们内侧发红发黄的血管。她脑海里又开始浮现当晚离开皇宫的经过。

“快穿好衣裳。”

“啊?”

顺太妃抓起明月的双肩,说:“母妃无知,但是母妃清楚地知道你得离宫!”

“啊!”

“相信母妃。切记,一出宫就去苏州府的林府。一到林府就把这对耳坠子给你外爷——林石易。他一看见耳坠子就会知道你是谁。认了外爷,就赶紧离开大明,永不回来!”

“出宫?若擅自离宫可是——这!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不回来?为何不回来?母妃呢?母妃怎么不离开?”

“母妃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相信母妃你!今晚就得出宫,而且只能你一人出宫才能确保你安然无恙。明月你不必担心,凤火明珠和青铜保皮会护你安全出宫。”

“我有火龙符在身,若非得出宫,那也得一起走!”

“你还未满二十四岁,火龙符无法现身保护你。况且…”

“况且什么?”

“火龙符或许会失神力。”

“不会的!为何呢?母妃,你不能抛弃我让我一人出宫!要不,我服下明珠带你出宫?”

“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分明就是要我离开你!”

“你必须听我的,我可是你母妃!”

明月皱着双眉,什么也不说。

顺太妃叹了一口气。她说:“时间不多了。相信母妃,明月。你若处在我位置,你也会这么做。出了宫就好好活着。切记,你不能回来。你得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也不能回来!快答应母妃!”

明月被顺太妃说傻了,泪水也早已从眼眶里滑下脸颊。

“快答应母妃!”

明月迟疑许久后,缓缓地点头。

随即,顺太妃从和田玉盒子取出火凤明珠。

明月看着好似在燃烧着的明珠。她右手剧烈地摇晃。她拿起明珠,害怕地看着顺太妃。

顺太妃把明珠塞进明月的嘴里。明珠一触碰她的舌尖便瞬间融化。赫然,犹如吞咽一把炽热的明火,明月从里头往外燃烧。她倒塌在地上,疼痛地尖叫。那可是一种说不出的煎熬。

顺太妃抱紧明月,心疼地说:“忍一忍,忍一忍就没事了。这颗明珠会保护你的!”

明月用尽浑身力量忍受全身的燃烧。终于,一个多时辰后,在她身体里燃烧的火终于停息。精疲力尽的明月还未吸一口气便昏倒在顺太妃凉凉的拥抱里。

*

这时,一股熟悉的声音打断明月的思绪。

“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明月斜眼看着不到一小袋米高的保皮。她回复说:“我在赏满月。”

保皮嬉皮笑脸地问:“你在赏满月?我看你这半个时辰都低着头的,赏什么满月啊?”

明月假装认真地思考一番,然后问道:“你跟踪我?”

保皮滑来滑去、双眼溜来溜去地说:“我生来就是你的跟屁虫。你有什么问题吗?”

明月装着一副无奈烦的模样说:“我没问题。你要跟就跟吧,我才懒得理你。”

保皮傻笑且羞怯地看着明月,然后突然说:“你就是喜欢我赖着你不走吗!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呀!”

逃出宫那晚,顺太妃滴明月大拇指的血唤醒青铜器保皮。明月猜想保皮应该是在青铜器里憋了几千年。它一被唤醒就喋喋不休、好动无比。保皮有蜗牛的形态,小巧可爱。可别小看保皮。它可有大汉般的力量和螳螂般的神速。它也有猴子的灵敏,以及犬儿的忠心。而且,也有一种说不准的古灵精怪。

顺太妃不是说保皮生性凶猛吗?对于这一点,无论明月如何看,她根本看不出保皮的兽性。也要不是保皮,明月肯定无法顺利逃出宫。更重要的是,若没有保皮的保护与陪伴,她也不会活到今天。

明月也注意到保皮在蜕变。这几日,保皮的身子长了点,而身子上的鳞片也看似结实多了点。她不晓得保皮会蜕变成什么。顺太妃没说,或许顺太妃也不晓得。

不到几分钟,明月便说:“我要去就寝。”

保皮打了一个大哈欠,回复说:“我们一块儿走吧。我也要睡觉!”

随之,保皮轻巧地随着明月的衣裙爬上她的右肩上。保皮一坐稳,明月便随着小石路向桥山神林里麒麟阿姨的家走回去。


/第三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