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太妃的忧虑

明朝天启六年立夏 (公元1626年),紫禁城

那披头散发的人挥着一把流着鲜血的剑。他神情疯癫、双眼流着泪水。

顺太妃睁大双眼。她摇摇颤颤地起身喝口茶水便返回被窝里躺着。

深宫的夜晚尤其寂静,寂静得令人无法有任何一丝松懈。她抓着头发,紧闭双眼。可她清楚,这一晚她已无法入眠。这就是噩梦缠身的结果。

也罢,或许这正是时候她该好好反思。

她睁开双眼,眼部的细纹随之浮现。不知是岁月、周围、还是她自身给自己抹上一脸暗沉。

转眼间,明神宗已驾崩十余年。她也早已不再是被人恭敬的顺妃,而是几乎被遗忘的顺太妃了。

她耳朵又隆起当天的大爆炸。她直觉性地捂住双耳,脑海里浮现当天整座北京城所经受的天崩地裂。

当日,先是来自京城西南隅的大爆炸,后是剧烈的天地摇晃。这天灾造成两万余人死伤。宫里有几千人被砸死,宫外便有万余人被震死、砸死,甚至活埋。皇太子,小小的皇太子也竟然被活活砸死。

这是北京城乃至紫禁城从未发生过的天灾。这里可是天子脚下的京城,可这京城都快染成血城了!

皇上已下了一道罪己诏,但是——想到这里,顺太妃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宫里的人胆子也不小。发生如此大的天灾人祸,竟有人敢喊道:“保护好魏九千岁!”

也听闻,天灾之时,皇上化成火龙逃离。

想到这里,顺太妃激动地说:“如果是明神宗,他绝不!罪孽!”

她的思绪又回到出现在她梦境的疯人。那人是谁?为何如此不留情地缠着她不放?

这时,顺太妃的后背发出一阵阵的疼痛。她赶紧侧身缩成一团,试着安抚自己。幸亏,要不是她当时紧紧地搂住明月,被飞砖砸出伤口的该会是明月了。如今皇宫仍混乱得很,她也等不了太医了,她暂且先为自己包扎伤口。

大爆炸——疯人——疼痛。

大爆炸——疯人——疼痛。

大爆炸——疯人——疼痛。

这都是在告诫她什么吗?

顺太妃深深地皱起双眉,忧心忡忡地自言自语:“日后,宫里甚至是大明会发生何等灾难?不行…不行…我的明月…我的明月…”

顺太妃开始头昏脑胀。

是,这都是在告诫她。在这场大爆炸前不久的一段日子里,天空竟然出现黑色云气。听闻某一晚,钦天监也目睹九头妖鸟鬼车鸟在观象台上哀叫。钦天监当场昏倒在地,十日后才苏醒过来。

今朝的紫禁城已经不是她刚来时的模样了。明神宗驾崩后,明光宗在位不足三十日也随之驾崩。如今明熹宗在位,可朝廷却是由奸人魏太监掌控,而后宫更是有明熹宗的乳娘——客夫人在为非作歹。幸亏宫里该遗忘她的人早已遗忘她。她也懂得安分守己。不然,她们母女俩早就如林太妃和安妃一样地悄然失踪。

顺太妃神情凝重地拿出袖子里的和田玉盒子和青铜保皮。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十五年前,自己接过神物的模样。她双眼含泪、嘴角含笑。她轻轻地说:“是时候了。”

她来不及穿好衣裳便慌忙地起身寻觅直到看见仍熟睡的爱女明月公主才稍安下心。她坐在明月的床边,轻轻地抚摸熟睡的明月。她温柔地说:“明月,是母妃。明月,我有话对你说。”

/第二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