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要从顺妃说起

明朝万历三十九年(公元1611年),紫禁城

初春的紫禁城却飘来一块雪。

顺妃看着眼前的火炉。火的嘶嘶声、火焰的飞舞真能灌酒一个人的心魂。她的双眼少了许多活力,可也难怪。而随着她的肚子一日一日地隆起,她的心头也蔓生着难以抚平的焦虑。她用双手扶着肚子。她得清醒起来。

在她身旁一把年纪的皇上正品着茶。皇上嗜爱两人沉默独处。

这天,皇上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和田玉盒子和一尊青铜器。他打开和田玉盒子,里头装着一颗有鱼丸子大的火珠。

“这是…”

“收下。”

“为何?”

“你需要的时候,便可用上。”

“需要的时候?”

“你也清楚,这是凤火明珠。这青铜器乃青铜保皮。它们是我族自古的神物。”

“清楚…因此不解…”

“朕心里有数,自进宫以来,爱妃开始沉默。”

顺妃双眼垂下。她不是一个能撒谎的人。

皇上叹口气,说:“直至今日,爱妃仍是想念宫外的生活。”

皇上接着说:“我不能让你出宫。可你需要离开的时候,就服下明珠,滴血唤醒青铜保皮。它们两的神力足以保你顺利出宫,乃至一生受护。”

顺妃看着皇上手里的神物,情不自禁地问:“如今皇上把神物给臣妾,难道皇上不担心臣妾就速速离开?”

“这明珠只能女子服用。你如今身怀龙子,绝对不能服用明珠。青铜保皮也只忠于一人。”

顺妃的双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腹部,脑里浮现胎儿的模样。她深思许久但还是揣摩不出皇上的心思。

皇上多说一句话:“你现在不能用上它们。将来,也未必要用上它们。”

顺妃注视着皇上。皇上有难言之隐,他到底预测了什么?

终于,皇上说:“收下吧。朕命你收下它们。”

顺妃松开双手,恭恭敬敬地从皇上的手里接过神物。

皇上说:“服下明珠能给你扭转乾坤的神力,可脱胎换骨的过程难熬。青铜保皮忠心耿耿,可生性凶猛。万不得已才用上它们吧。”

顺妃抬头时,她不经意地发现皇上的双眼竟然露出一丝伤感。

不久后,皇上喝下剩余不多的几口茶便转身离开。

领走前,他又转身嘱咐顺妃:“多盖些被子,这天快下雪了。”

/第一回

Leave a Reply